博亿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8.3.20

97㎡ | “哪怕空間有限,我們也更傾向於‘節製’。”

當事業正如火如荼地開啟時,這對芬蘭設計師夫婦選擇從“掘金地”美國重返 故土芬蘭。北歐的慢生活,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來思考和實踐心目中“可持續”的生活信仰。
編輯 | Muriel Xu
作者 | Muriel Xu
攝影師 | 王為

 當事業正如火如荼地開啟時,

 這對芬蘭設計師夫婦選擇從“掘金地”美國重返故土芬蘭。

 北歐的慢生活,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

 來思考和實踐心目中“可持續”的生活信仰。


男主人Bruno Beaugrand(左)與女主人 Sanna Kanntola(右),這對工作與生活伴侶亦是皮革配飾品牌LUMI的聯合創始人及設計師。Bruno曾擔任Tiffany&Co.的藝術總監,也為L’Oréal、百事可樂等諸多知名品牌擔綱創意策劃工作。Sanna從事時尚行業近20年,亦是千禧年時期Ralph Lauren唯一的手袋設計師。如今LUMI也一躍成為最受歡迎的芬蘭包袋品牌之一,以精細手工、天然材質與不缺新穎的包型贏得廣泛追捧。


這裏的石砌街道似乎還與300多年前一樣,威武的古斯塔夫·瓦薩大帝曾以此為核心,建起最初的赫爾辛基城。“這裏就像一座村莊,安靜、愜意,卻藏著無數故事”,我們身邊站著Bruno Beaugrand——皮革配飾品牌LUMI的聯合創始人,自他與妻子兼工作搭檔Sanna Kanntola搬至赫爾辛基這片最古老的城區——格魯努哈卡區(Kruunuhaka)後,就再未離開。10多年前還在紐約風塵仆仆的這對設計師夫婦告別了追求速度的美式生活,回到生活節奏更趨緩慢的故土。每天他們騎車出行,一路穿過坐落著市政廳、總統府、參議院廣場等跨度為3個多世紀的古老街道,而他們的家也坐落於一座建於1887年的公寓中!如今這個四口之家實踐著一種堅定的生活信仰:誠如光陰流淌,生活中的一切都要“可持續”。


這個家中年代最新的家具或許是客廳中的白色皮革沙發,由主人Bruno親手設計,沙發本身趨向古典的造型與臥室內的襯墊圖案牆紙相呼應。二人早年深受法式文化與藝術的影響,從這個芬蘭之家的細節裏可見不少法式元素與風格,記載了二人的生活曆程。德國設計師Fritz Nagel的可組合式燭台又為整片自然氣息注入硬朗與未來感。“芬蘭設計之父”Alvar Aalto設計於1937年的經典作品Tea Trolley 900幾乎是大多數芬蘭人家中必備的一件經典家具,盡管其設計的年代距今已近1個世紀,但依舊經久不衰。Bruno與Sanna將此轉化為家中客廳的迷你花園,用以承載綠植,收納一些雜物,與窗外古老的建築物彼此呼應,時間似乎在這裏停駐。


盡管LUMI的品牌業務在全球版圖上不斷擴大,但二人日常工作、生活的範圍未脫離這片曆史悠久的區域,歸根結底也是因他們都對曆史著迷——正如家中主臥的床頭上懸掛著大名鼎鼎的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與王後瑪麗·安托瓦內特的畫像,這組畫像為繪於17世紀末的一組原畫複刻版,由Bruno從一家拍賣行競拍而得。“在不久的將來,它們一定會升值呢!”Bruno暢笑道,卻又不乏愛惜的口吻,“但紙張、墨水正因時間累積而變得脆弱,需要好好保護。”Bruno經常遊逛於一些拍賣行,卻並不追隨價值連城的精品古董,而是對人們辭世後留下的“家當”感興趣,“在其中常能發現很多驚喜!”換句話說,其實他是個十足的“撿漏”專家。也是因此,這個家中難見過於現代化、用料高新的家具,一器一物多有不少年頭,存世時間最短的家具興許是他自己設計的一組白色沙發。客廳內放著Alvar Aalto設計於20世紀30年代的經典之作手推車,二人將此當作盆栽植物的小花園,立於窗畔下,浸淫在充足的日照中。在另一側的角落裏,舊日房主留下的兩座老火爐全身以陶瓷築造,仿製了古堡的建築結構,盡管如今不再發揮取暖之用,但其本身鮮明的時代特色也令它們成為這個家最點睛、恰當的寫照。


Bruno改造了家中廚房的櫥櫃部分,原有的櫃門已有些許破損,索性重新利用廢舊木板改造了櫃門,原木色與白色發生碰撞,令幹淨、略顯現代的廚房多了一份自然的味道。


Bruno與Sanna在餐桌旁,餐廳與廚房共享一個空間,看似局促,卻在烹飪的間隙豐裕了家庭時光。



工業設計師出身的Bruno與妻子Sanna相識於早年在巴黎求學期間。隨後二人一道前往紐約,在那座令人應接不暇的城市,Bruno成為Tiffany&Co.的藝術總監,Sanna則是Ralph Lauren的手包設計師。然而,一次芬蘭的回鄉之旅令二人發現了天然毛氈的魅力,這後來成為他們創立品牌LUMI的契機。以天然毛氈結合植物鞣革為主要材料製作的LUMI手袋,在千禧年創立之後因一款暢銷的“超市包”一躍成為歐美新晉熱門品牌,如今LUMI更開拓著鞋履、香氛等其他品類,但在日益豐富的樣式中依舊保留著芬蘭式的精工細造,以及二人對環保性、可持續的堅持。


臥室角落中看似奇妙雕塑的“白塔“實為過去的房主留下的老火爐,這一老火爐以陶瓷打造,仿照城牆古堡的造型在今日看來也不失為一件藝術品。老火爐與意大利設計師Vico Magistretti設計的經典台燈Atollo並列而置,新舊碰撞之間亦令家中角落宛若一場超現實的戲劇。


Bruno自己設計的沙發與另一處老火爐彼此呼應,從拍賣行“撿漏”尋覓到的寶貝穿插其中。


二人育有8歲的兒子、6歲的小女兒,孩子們充滿稚氣與想象力的手繪也是家中最獨特的裝飾,四處散落著,活躍著家中氛圍。


“孩子們熱衷建築模型,喜好看地形地圖!”Bruno分享著孩子們的興趣,家中也可見到兩個娃的大作。


創造過程中堅信的價值觀其實也與二人始終明確的生活態度一致。“我們在生活中幾乎從不購買塑料製品,”Bruno斬釘截鐵地說道,“其中原因與我告別工業設計本行一樣,我拒絕生命周期短、快速更新換代的東西,它們很快地變成垃圾,汙染著環境及自然界。”這番話在家中的很多角落得以印證,比如廚房內的櫥櫃其實已年代久遠,Bruno在櫃門上加設了一層回收老木板,既修補了原有的破損,亦通過碰撞的材質提升氛圍。


臥室中,混淆視覺觀感的襯墊圖案牆紙做背景,天花板上掛著斯洛文尼亞設計師Nika Zupanc的大型櫻桃掛燈,用Bruno的話說:“將自己真心喜愛的物件組合在一起,無論其年代來曆、設計概念,終究會引向絕妙的整體氛圍。”



這個擁有5個小房間的家一共為97平方米,伴隨著搜集的古董逐漸增加及兩個孩子的成長,家內空間也日顯局促了。“其實我們正在考慮換一個大點兒的房子。”不過哪怕空間有限,二人也更傾向於“節製”——“節製”於二人而言並非一種妥協,卻是源自本心。“有些人會選擇在牆上安裝大麵積的鏡麵,因為這樣會令人心覺空間變大了,但我們更喜歡真實的空間感。”難怪在臥室裏,他們選擇了模擬舊式襯墊的牆紙做背景,更注重氛圍與美學的提煉——早年在法國耳濡目染的文化與藝術也沉澱為這個家中的法式元素。孩子們的繪畫則成為家中自由、灑脫的裝飾,門板邊稚氣的手繪,或是8歲兒子用廢紙板搭設的城堡模型,與年代來曆不一的器物一道共塑了這個家新舊混合、真實的恣意。


這個四口之家坐落於一座建於1887年的建築中,家中的門臉也頗具特色,建築內依舊保留著昔日的房門與牆麵壁畫、拚磚地麵,也依稀可見過去充滿自然氣息的赫爾辛基民俗與藝術,隨年代歲月沉澱下的痕跡都藏於這個家裏。


“空間越有限,你越能審視自己真正需要什麽,過濾掉你其實並不需要的東西。”這對芬蘭設計師夫婦在繁雜之中抵擋著層出不窮的誘惑,真誠地麵對自我,興許這也正是一種“可持續”的本源。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