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8.1.11

在森林木屋裏過年,每一塊老木頭都美成藝術品!

他在這片被森林環繞的山腰裏找到了這座老木屋,並邀請一位“木之藝匠”一起工作了一年半的時間,精心與自然對話,用心挑選每一塊木材,並將自己收藏的現代藝術品點綴其間,讓純正的古老氛圍與輕盈的現代語言出現在“同一場景下”,然後自然將融匯這一切。
編輯 | 陳思蒙
造型 | Candida Zaneli
作者 | 陳思蒙
攝影師 | Sylvie Becquet

主人:LVMH集團旗下高端美妝品牌法國嬌蘭Guerlain全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現代藝術品收藏家,大自然的愛好者。他出生在一個擁有親近、尊重自然傳統的家庭,這也成為他在執掌嬌蘭之外,新晉發起創立了運用中國雲南的古樹普洱為主要元素的奢侈護膚品牌“茶靈CHA LING”的緣起。同時,作為一個現代藝術的愛好者,他從15年前開始了自己的收藏之旅,其中不乏中國年輕藝術家的作品。他說自己總是喜歡那些背後擁有深刻思考 清晰文化脈絡的藝術作品,所以除了看藝術品本身,他還一定要結識藝術家本人,了解他們創作的來龍去脈和他們的個人性情,“我總喜歡讓純正的古老與絕對的現代出現在同一情景中”,這也正如同他創立的品牌和他的山中木屋一般,擁有一脈貫通的氣質。Laurent Boillot和他的妻子Sara常常在他們木屋旁的山道樹林中漫步。


壁爐燒得正旺的客廳裏觀察對麵山上被初雪壓彎了枝的鬆林,在鋪滿紅褐色落葉的山間小道上漫無目的地散步,享受清冽秋陽從密密葉縫間漏下斑駁的光線,“這時候你需要非常安靜,安靜地傾聽,自然在竊竊私語。”Laurent Boillot從小就自父親那裏聽來這樣的“忠告”。這個來自熱衷與自然為伍的家庭的孩子尋覓半生,終於在法國東部,距離巴黎7小時車程的Tarantaise Valley找到了自己童年美夢中的那座“山間木屋”。


在這片法國著名的滑雪勝地中,Laurent一眼就相中了這座結構簡明、光線美妙的度假屋。“它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狩獵人之家’的感覺,它也是這片度假區內最古老的3座木屋之一,始建於1947年。”但這還不是Laurent想要的全部,“我想要一座真正的山中木屋,它散發著自然的香味,有靜謐的森林環繞,坐在起居室的沙發裏就能將對麵山上的風景收入眼底。”這正是此刻他坐在鋪著皮毛墊子的客廳中看出去的場景。3年前,正是相同的場景打動了Laurent和他的妻子,盡管當時就知道改造過程注定漫長,但夢想總是值得等待。“這片區域是二戰後開始興建的著名度假地,最初由軍隊修建,上世紀50年代又被英國人接手開發,成為戰後法國三大傳統度假區之一。我們這座木屋坐落在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腰上,雖不是山頂,但也算風光獨占。”麵對眼前美景,一貫謙遜的Laurent也禁不住感到驕傲,“所以為了致敬如此天賦之景,我們決定讓室內空間盡量樸素、安靜且銜接 自然,”他思考了2秒,“好似它也是自然過渡的一部分。”


木屋的內部,牆麵和地板幾乎都使用的是老木頭,這是超凡的“木之藝匠”Gilles Roy先生的傑作。客廳直麵山穀風光,主人選用落地玻璃窗將這美景納入室內,坐在沙發上就能欣賞四季變換。扶手椅與地毯都選擇了安靜的灰色,羊毛質地卻平添一分暖意。鐵質與木材混搭的樓梯同樣是“木之藝匠”Gilles Roy的創意。對不同木材及其各異紋理的藝術性運用,是這個度假屋的最大特色所在。


他為此選擇的主題便是“木”。“我專門聘請了一位建築師來解決空間和結構的問題,”Laurent本人就是一位資深的建築學愛好者,與專業人士的合作令他樂在其中,“我們幾乎每周都會通電話討論方案,每次都要談上幾小時,而且為了下一次談話,我還會提前學習和消化資料,實在有趣!”很難想象領導著令全球女性神魂顛倒的嬌 蘭集團的Laurent能為建築問題留出如此地位,而他為了這個度假屋裏的木頭更是不惜一切。他在建築師之外,還請到一位“木工”,“不不不!”他連忙糾正我,“不是木工,在法國,我們稱之為‘木之藝匠’,你看過他為這個房子選擇的木材之後,一定會認為藝術家3個字對他來說當仁不讓。”順著光線挪動視線,的確,每一塊木牆板和地板的花紋都極具審美價值,在各有意趣的同時又有著某種視覺與邏輯上的雙重連接性。“最美的就是它們,真是巧奪天工!”為了選到他口中的這些“藝術品”,Laurent與他的“木之藝匠”——Gilles Roy先生一共花費了1年半時間。“我和妻子常常跟他一起到森林裏散步,他不許我們講話,也不彼此交流,但不時他會在某棵樹前停下,並私語一陣。他說自己是在跟這裏的樹木打招呼並了解它們。”他把這個過程形容為一個人搬家到新社區,總要去跟鄰居打招呼、自我介紹。“我通過朋友的介紹找到了Gilles,而他也需要評估我的房子是否值得他出手。我想打動他的除了這裏純正的木屋結構與懷舊氛圍之外,還有它與周圍森林的共生關係。”但這位驕傲的“木之藝匠”還提出了一個看來難以理解的要求——不能給他配備幫手,也不能有任何其他人跟他一起工作,整個木工部分都隻能由他獨立完成。“唯一能加入工作的就隻有我,幸而我的要求是明確的——都要老木頭。我希望這個家裏的氛圍是溫暖的,就像已經有人預熱過一樣。”這也成為主雇二人的共識,“這個房裏的木材大部分都是法國拆老房子時收來的老木頭,還有部分來自東歐老木屋,它們之所以每一塊均與這裏的內外風景完美輝映,都是因為有了Gilles Roy的執著謙卑”。仔細看這些木板,每一塊都經過了精心挑選,其木紋不論單獨欣賞還是連貫感受,都價值非凡。


餐廚空間也全部采用老木頭裝飾,連櫥櫃都全部用木材包裹了一遍。木頭大餐桌來自GB Bois。餐廚空間位於頂層,一方天窗放入美妙的自然光線。藝術品般的木材被運用到極致,搭配牆上的攝影作品,有一種傳統與現代同時在場的獨特感受 。


“我想讓這裏保持一種地道和樸素的法國木屋樣貌,自然性是最重要的。”作為把中國雲南的古樹普洱開發為頂級護膚品的“茶靈”品牌的創始人,Laurent的生命始終與自然聯係緊密。在這個度假屋中也一樣,除了占房子主體部分的木材,與之相搭配的還有石頭、皮毛、棉麻等純天然材質,家具則盡量采用木材進行定做,包括大廚房裏的櫥櫃與抽油煙機外殼。與美國人要的那種濃得化不開的溫馨甜蜜不同,Laurent希望“這裏是溫暖但不油膩的,不要過於做作”。所以他讓室內保持得盡量簡素,“除了我的老式鑄鐵壁爐!”原來在大費一番周折改造暖氣片外,夫婦倆都希望能有一個老式壁爐,“可能是有點兒老派吧,但我們不約而同地都希望能坐在這裏聽爐火劈啪的聲響”。


主人夫婦倆都希望能在這個家中安設一個老式壁爐,聽著木材在其中劈啪作響的聲音就覺得有家的溫暖。綠色壁爐來自Godin。


藝術品則是另一項重點。這位從15年前開始收藏當代藝術品的男主人專門為這個房子挑選了共同分享著“自然”與“時間”這個主題的藝術品。譬如Vik Muniz的《蜜蜂》,仿佛正用微距模式在捕捉身在千花粉豔中的小小蜜蜂的一瞬。中國女畫家李婷婷的“浴缸”則是他收藏的該係列畫作的其中一張。“我喜歡這種在背後有很深入思考與很清晰文化脈絡的作品,譬如這張用墨水表現出來的繪畫作品,就像我總喜歡的,讓非常古老與絕對現代出現在一起那樣,與這個家的氣質十分契合。”


廚房空間的牆上掛著自然主題的藝術品《蜜蜂》,作者是Vik Muniz。


雖然這個度假區一直都在新建木屋,但Laurent家周圍的這一小片區域矗立著的都是最先建起來的那一批房子,“所以我們這裏的氛圍最為純正,可謂宜人的社區”。他們夫婦倆帶著4個孩子自在穿行在這層層的鬆樹、冷杉和香柏林間,冬天可以用父親留給他的古老滑雪板從3000米的山頂上自由滑下,享受雪板摩擦粉雪發出的那種靜謐的“嘶嘶”聲;夏季則可以一家大小在山間徒步,聆聽植物與動物的對話,享受光線與氣味的纏繞。即便隻是在融雪的季節靜靜坐在屋內欣賞牆上、地上這些木頭的紋理,“你相信嗎,Gilles能根據這些不同品種的木頭的紋路準確說出它們的年齡、朝向,甚至生長環境”。他發出嘖嘖的讚歎聲,這恐怕也是他在跟建築師對話之外,又一項渴望學習的“技能”……這裏是那樣安靜,又充滿了各種人聲之外的私語,讓人無論在哪裏都能心滿意足地待上長長的時間而不經覺。“奇妙!”Laurent這樣評價道。在繁忙的職業生涯中,如何保持與自然的本真關係,而這種根植於自然的養分又如何反哺到品牌的血脈裏,或許他在這座接通自然天線的木屋中會找到滿意的答案。 


從每一塊木頭的紋理能看出樹木的年齡、生長環境、光照條件……男主人耐下心來,仔細解讀這根植於自然的神奇表情。灰色沙發來自Potiron。


臥室裏,牆邊靠著一幅非常古老的滑雪板,牆上掛的藝術品是中國女藝術家李婷婷的“浴缸”係列。這是男主人收藏該係列畫作的其中一張,在他巴黎的辦公室裏還掛著另外一張。主人向往溫馨,卻不希望這個家過於油膩和做作,室內裝飾和家具選擇盡量簡素而安靜,隻讓藝術品成為點睛之筆。


木屋內一角,樸素的木頭小凳子上擺放著Laurent創立的、以中國雲南古樹普洱為原料的高端護膚品牌“茶靈”的產品,還有一把用來泡茶的茶壺。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