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7.11.6

秋風秋雨愁煞人,但我說有什麽是一杯暖茶不能安慰的?

做編輯總是很忙,日夜顛倒、時差混亂。但閑女士此生最大的願望卻是當一個生活在南方的閑人。當然,如果能再加上賈寶玉那般的“富貴”二字作前綴,我也是不會拒絕的啦。
編輯 | 思蒙,
作者 | 雯婷, 思蒙
攝影師 | 圖片來自網絡


剛在巴黎出差十天,咖啡、香檳、葡萄酒喝到爆炸,滿心裏卻好想找我們的中國茶。說來還是是中國心思中國胃,在楓丹白露郊外的巴比鬆森林看到的一輪明月,張大嘴巴讚歎不已,但仍得回到西湖邊看那月亮慢慢慢慢地把清輝灑到水麵上,才真的能穿越古今,動情問一句: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杭州桂語山房有桂花環繞、翠竹婆娑,茶煙嫋嫋香細細,實在是秋日飲茶的佳處。

攝影:Johan Sellen


在杭州飲茶,難忘滿覺隴中、桂語山房的香氣氤氳,正應了冷露無聲濕桂花的景。桂花小而香味濃,像中等人家的新婦少艾,最有一股董橋說《桂花巷》女主角陸小芬身上那種“豔豔的風韻”。在我,伴著桂花香最要喝綠茶,清清淡淡裏隱約飄忽有一絲豔,反倒成全了生動的妙意。聽山房主人程俊與好友、著名笛家杜如鬆閑話,又有趣又有情,杜老師說到樂團裏曾被當年正紅的幾朵“金花”排擠的老太太竟是與管平湖同輩的專業古琴家,卻在文革中深藏功與名,改奏中阮的她看來平淡無奇,一出手卻彈得最美的《流水》的橋段,故意停下賣個關子,令我們心急火燎又嘖嘖稱奇!程先生一麵聽一麵煮茶,我們倚“小”賣“小”央求杜老師現場吹奏一曲吧,杜老師便取笛吹起了《妝台秋思》,那時的桂花隱隱風細細。


俗話說“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夜西湖,夜西湖不如雪西湖”,落雪時分的內西湖不似外西湖般擁擠,躲進浮雲堂裏賞景品茶,是奢侈的享受。

攝影:Johan Sellen


從浮雲堂望出去,正是水墨畫般的內西湖。


有時候深秋的杭州也會早早落一場薄雪,此刻的西湖就會美成宋畫的樣子。要說在西湖享最美的雪景、最雅的茶,非那個寫《西湖夢尋》的張岱莫屬。他曾說:“小船輕幌,淨幾暖爐,茶鐺旋煮,素瓷靜遞,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樹下,或逃囂裏湖……”浮雲堂便獨享這內西湖一隅美景,相比斷橋的人潮,這裏真可謂奢侈。浮雲堂現在是茶書院,曾經卻是黃公望遊曆停留過的子久草堂。雅室不大,氣接古今,按主人喝茶的習慣設計了3間茶室,由小到大,每間都有不同的行茶感受。全落地玻璃將內西湖的風景獨框入畫,坐久了,茶煙綿綿,易忘了時間空間,讓人有今夕何夕之歎。堂主支炳勝和Vicky夫婦頗年輕活潑,卻能定心靜氣琢磨茶器、茶事、茶藝,令人尊重。西湖正在落雪,我們坐在浮雲堂裏臨湖的“丈室”內捧一杯岩水仙,心隨視線走入了黃公望的所見:院中修竹、垂柳、山石、窗格、白牆、黛瓦、遊魚……自然天成的風景與霽虹橋渺渺相望,大家麵對水墨色的西湖各自神往。從茶出發,最終也將回歸到茶,茶人內心的曆練從來就是一個“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的過程。


藝圃雖小,蘇州園林的造園技藝、意境、氣質卻一點不差。而在藝圃喝早茶也是為數不多的能讓我自願早起的事之一。

攝影:xchaos


從巴黎回到上海,桂花香隕,已是滿城秋涼,帶著被西餐虐得可憐巴巴的胃,我迫不及待就跳上23分鍾的高鐵跑到蘇州來吃茶。我是重度熬夜病患者,世間能讓我自願早起的事不過三五件,譬如哈爾施塔特湖上的晨霧、愛琴海上的日出,還有就是到蘇州藝圃喝早茶。藝圃是眾多蘇州名園裏麵積極小的一處,沒有遊客如織沒有旅行團,倒是每天都有老蘇州茶客準時來飲早茶。麵積雖小,藝圃的造園技巧與意境卻半點不落,想來畢竟也是文震孟曾經當過其主人的園子,氣質自不會差。若你說跟文震孟不太熟,嗯,他就是寫下《長物誌》的文震亨的兄弟,更是大名鼎鼎的才子文征明的曾祖父。藝圃門票隻需10元,茶室在曾經的延光閣內,臨池而建,推窗即是疊石造景,這樣的位置茶水也隻賣到15元。身邊老爺子們的裝備都鳥槍換炮從收音機變成了ipads,但放的仍是評彈。這般光景,我把隨身帶的線香點上,卻被賣茶大姐嗬令禁止了。大抵因為茶室本身是古建築,不允許明火的緣故。但這一點遺憾很快就被老爺子們安撫了,他們都專程跑過來跟我說:“香香的,好聞。”


滄浪亭始建於宋,是蘇州現存園林中曆史最古老的一處。

攝影:xchaos


滄浪亭茶室供應的綠茶質樸得可愛,價格隻需20元一杯,茶葉的質量卻並沒有打馬虎。


每次從滄浪亭出來都會遇到賣桂花糕的老爺爺,熱騰騰兩塊桂花糕下肚,什麽傷春悲秋的情緒都打住了。


若說藝圃喝早茶佳,蘇州的秋日午後,喝茶我還愛去滄浪亭。這處園林始建於北宋,還未進門就有冠絕其他蘇州名園的古樸風韻,而它也的確是是蘇州現存諸園中曆史最為悠久的一處。同樣遊人不多,坐在這裏喝下午茶,有秋陽斜斜照進閣子,借影讓人遙想起沈複在《浮生六記》裏回憶自己和愛妻陳芸中秋夜裏在滄浪亭賞月的情景。沈複是乾隆年間的蘇州才子,最懂生活雅趣;陳芸則被喝過洋墨水的林語堂評為“中國文學中最可愛的女人”,這樣的如花美眷卻敵不過似水流年,陳芸始終不為婆婆喜愛,幽憤貧病早逝於揚州,於是這場“一輪明月已上林梢,漸覺風生袖底,月到波心,俗慮塵懷,爽然頓釋”的滄浪亭之遊也就成了才子佳人的愛情絕唱。這裏的茶室下午4:30收官,在園子裏再晃悠一圈出來總有位老爺爺在門口賣熱騰騰的桂花糕,兩塊下去,將將好把沈三白和陳芸的傷懷悲秋打住了。


我們仨


想當年,初入社會,我們三個女孩子常約在一起喝酒。文科生嘛,喝酒還要學《紅樓夢》裏行酒令,喝多了就開始說大話,說要終身做位獨行俠,月上柳梢頭,偷進宮裏,在太和殿外麵喝酒喝個夠。轉眼就是十年,三人裏有的結婚,有的當媽,有的成了養生達人,再聚就是在藝圃和滄浪亭。酒是不再喝了,宮裏自然也進不去的,倒是還在學著《紅樓夢》,拿馬爸爸家買來的花簽,玩興來時茶當酒。彼時詩詞大會的節目正盛,有人提出也要玩“飛花令”,聯一個“白”字。可憐當年的大才女當媽兩年,愣是隻聯出了“白毛浮綠水”一句,讓我們抱著肚子笑了好久。現實生猛,我們還沒散,幸好有茶。


藝圃園中一角,修竹幾竿,情緒立現。


喝了那麽多年茶,懂不懂茶我還是不敢說。倒是有關茶的故事還有很多,閑女士我要留著慢慢講給你們聽。相信我,秋風秋雨愁煞人,但沒有什麽是一杯暖茶不能解決的。待千帆過盡,我們都不過道一聲天涼好個秋罷了。



城裏的品茶推薦地:

隻是逃離一小會兒,這些茶香氤氳的地方能讓你的心停下來,歇一歇...



 上海篇 


“茶之路”茶空間

董全斌《有風》係列,2017,攝影:馬嶺,圖片來自“茶之路”


“九窨針王”的製作人陳成忠老先生正在製茉莉花。攝影馬嶺,圖片來自“茶之路”


“茶之路”在變成空間前,已是一本暢銷茶書,《生活》雜誌的助理出版人夏楠、圖片總監馬嶺,加上合夥人葉小辛在2015年將它從書變成了這個裏真切實踐著小而美哲學的茶空間。空間雖小,卻專門留出一方十餘平米的庭院,由師從日本當代枯山水庭院代表人物枡野俊明的,“七月合作社”創始人康恒設計。這裏除了品茶、售茶,還常做展覽、講座,譬如最近剛開幕的董全斌陶藝展《風吹過水麵》。還有新晉上架的“九窨針王”茉莉花茶,那種傳說中“福鼎大毫的獨芽在一個月茶花呼吸之後,表現出的‘無味’的‘冰糖甜’”實在是獻給這蕭瑟秋日的一個香吻。

  

“茶之路”茶空間

地址:上海市富民路156弄17號1樓

營業時間:周一到周日:15:00~21:00



·喜捨茶書館·

喜捨茶書院內景溫暖而自在

攝影:朱海


喜捨開在繁忙的浦東,但三位主人卻是想在繁忙中找閑情的資深茶客。不要矯情,不講故事,他們的喜捨要 有茶香,也有書香,能隨處坐臥、隨喜品茗,隻求在這一口茶中求得一份自在。設計師顧憶正是三位主人之一,他在喜捨除了用上自己最喜歡的竹之外,還腦洞大開地將宜興農家用來包鴨蛋的紅泥運來敷牆、造屋,那股溫暖樸素的質感卻正合了今年米蘭家具展上的流行。因為是三個男人的“茶窩”,自然陽剛氣十足,於是這裏隻給你品岩茶——7款進階式安排的茶品都是主人們每年去武夷山獨立山場親自訪來的。

  

喜捨茶書館

地址:上海楊高中路2108號天物空間8樓

電話:021-51322900



·優在集·

優在集庭院雅集,圖片來自優在集


優在集是一個集茶、香、器皿、家具、人文服裝、演出於一體的綜合性人文空間。其設計同樣出自設計師顧憶之手,但與喜捨的質樸溫暖不同,優在集的特點在於留白與寫意,也因此更多了人文氣。優在集的U+家具展廳戶外庭院高闊疏朗,最近更是在此推出了優在庭院茶事雅集的預約。五人席1280元的價格,由優在集提供2款茶葉,可供客人自己泡茶雅集3小時。而在秋日特別選出的是來自阿裏山金萱和2010年老壽眉,壽眉可以煮,優在集還專門為此搭配了炭爐,不可謂不貼心。台灣烏龍茶+老白茶的組合恰如秋日的風與日,其中況味值得細細品來。

  

優在集

地址:上海大沽路190號

營業時間:每日10:00am~10:00pm

 



 北京篇 


BDA醉娘:“定居上海的閑女士委托我推薦幾家京城喝茶的地兒給大家,不似閑女士那般愛喝茶且每日一杯定神酒的我,在腦海中回憶起這兩年去過哪些有趣的茶空間。倒是想起一些好茶店,但每一家又與酒有著混雜不清的關聯。”



·朝物夕拾·


京城愛喝酒的人都知道老薑與他那不預定連老板本人都沒有座位的燕家二號,而他與同伴其實還有一間茶空間朝物夕拾,離燕家二號不遠,藏在胡同裏,稍有點不好找,但頗有茶香不怕巷子深的意味。這仍是一間由胡同老院改建而成的茶空間,外部留存著市井生活的觀感,內部卻現代而精巧。我初次去喝茶,是在春天的雨夜,那天店裏正舉行一場昆曲茶音會,90後的昆曲演員貝勒正為喝著茗茶的客人們講解著“遊園驚夢,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後來我們還一起嚐了店裏自釀的梅子酒。那一夜,春雨敲打屋簷的聲音,茶酒混雜的滋味,昆曲優雅的唱段,都在心裏發酵。如果你也愛昆曲,不妨挑選店裏舉辦茶音會的時候去品一杯香茶,再嚐嚐手工的時令茶點;當然,如果你也愛酒,聽完曲、喝完茶,來一杯自釀東方酒也很愜意。

  

朝物夕拾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棕樹二條3號  

電話: 010-63150107

 

 

·於是By Cartelei·


知道於是By Cartelei,是因為我們報道了這間茶酒空間的主人鄧聿桐的家。她在4A廣告公司待過8年,後來毅然辭職去體驗生活、放飛自我,隨後發現了一個全新的自己,跟隨資深的茶人進入到茶的世界。從此,她對茶從興趣到學習,從學習到欲罷不能,索性開了這間茶酒兩用的空間“於是By Cartelei”。她的閨蜜、設計師陳暄來主理設計,整個空間的色彩、材質都極具對撞感,如同這兒既是茶室又是紅酒屋的對撞主題一樣。如果運氣好,你可以和這位左手茶、右手酒的主人喝一杯,聽她聊一聊她的茶酒經。你也能在這裏挑到她從日本陶藝家那裏精心挑選回來的茶具。

  

於是By Cartelei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新城國際20號樓101室  

電話: 010-65612400



閑女士:

愛麻辣又愛喝茶的蜀國人,渴讀萬卷書,願行萬裏路。一路雖薔薇共衰草同生,也直麵美麗與幻滅並行。現世嘈雜,亦求全真。

如果想看“閑女士”寫的更多故事,可關注微信公眾號“南方來的斯嘉麗”。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