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7.10.30

城市書房

對於深圳這個渴望文化甘霖的城市來說,雅昌藝術中心無疑是一個美好的補位。
編輯 | 陳思蒙
作者 | 陳思蒙
攝影師 | 雷壇壇

深圳雅昌藝術中心內著名而壯麗的書牆。


隻麵向會員開放的5層空間開闊敞亮,書籍的陳列方式更顯從容與藝術性。


萬捷,1962年生於北京,現任雅昌文化集團董事長。1993年,萬捷創辦雅昌企業集團前身深圳雅昌彩色印刷有限公司,提出“印刷是服務業”的創新理念,率領雅昌團隊在高端印刷領域成績卓著。20年來,雅昌一直以振興民族藝術事業、弘揚中華民族文化為己任,致力於成為中國新經濟文化產業的開拓者,不斷追求先進的科學技術、創新的經營管理模式,為中國藝術市場提供全麵、綜合的服務,堅持“傳遞藝術之美”的宗旨,在發展企業的同時十分注重雅昌在文化與社會責任上的角色擔當。


當我們真正身處深圳雅昌藝術中心這麵著名的書牆前時,即使照片已看過多次,還是忍不住有各自的震撼。與之前報道中眾人頷首的“豐碑”感稍異,我們此刻隻覺是進入了某國銀行的保險庫,有種麵對巨大財富時夾雜著狂喜和秘密的莊重感——隻是眼前這筆財富不是物質,而是精神。2015年4月當剛調任深圳雅昌藝術中心總經理的李鳳走進這幢龐大的建築物時,“從員工通道進來就是這架大樓梯,往上一望全是書牆,我到現在都記得那感受,仿佛看到一個夢境。配合著那樣的燈光,我感覺這樓梯就像是通向夢境的浮橋,但這夢境又是如此真實存在的。”對深圳這座城市來說,雅昌藝術中心的存在恰如塵世的夢浮橋,接引大眾與文化,用藝術抵抗遺忘。

選址在遠離繁華CBD的南山區,深圳雅昌藝術中心並非從一開始就有向公眾開放的打算。體量巨大的建築物在當時一片荒廢的周遭環境中顯得曲高和寡,建築總麵積4.2萬平方米,包含占地約3900平方米的雅昌書博館、2層的戶外劇場、5層的會員書房、頂層的雅昌美術館,以及“隱蔽”的印製中心和藝術品數據中心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這麵長50米、高30米,陳列著涵蓋全球9個語種、2000家出版社、5萬冊藝術圖書的“世界最大實體藝術書牆”。如此配置對深圳的城市居民來說可謂空前,藝術中心尚未正式開幕,前來“朝聖”的市民就已絡繹不絕。“書是永不落幕的展覽!”雅昌集團的開創者萬捷自己就是個愛書如命的人。他永遠相信文化的力量,也一直在思考“書應該以怎樣的方式呈現在讀者麵前”。麵對如此踴躍的民眾需求,雅昌這個堅持傳遞“書籍與藝術之美”的企業又哪有拒絕向大眾展示的理由呢?於是與雅昌上海、北京分部隻為業內精英人士服務的模式不同,深圳雅昌藝術中心成為雅昌在中國第一個麵向公眾開放的窗口。

除了5層是單獨麵對會員開放的VIP區域,隻需200元門票,大眾就可以飽覽從一層書店到戶外平台,再到壯麗書牆的所有公共區域。“這200元與其說是門票,不如說是‘抵扣券’,大家可以用它在藝術中心內買書、喝咖啡,更有免費開放日可以體驗講座、藝術課程。這種設置也屏蔽了一些並非為書而來的人,使得這裏的氛圍更加純粹。”李鳳此刻正在跟咖啡廳的管理者討論新一季甜品菜單,建議他們每款都用《詩經》裏的一個字來命名。“在藝術中心裏所有消費都跟文化藝術相關,即便一款點心也不隻是簡單的口腹之欲,它的出品從名字到擺盤都經過了設計,也承載著文化內容。”對她這個隨時需要在感性與理性間轉換節奏的角色而言,雅昌藝術中心對深圳這座渴求文化的城市無疑是一次美好的補位,“因為它的稀缺性,我們確實在這裏獲得了很多珍惜與推崇”。而另一方麵,雅昌也正借此在突破自己客戶圈子的局限,“現在我們的會員有很多都是深圳當地的知名企業創始人,大量公眾也進來,這就帶動了我們其他業務飛躍的可能性,在更多文創領域有了國際化的跨界機會。現在雅昌這個品牌的高端嫁接能力很強,也因為有這個平台的存在。”


同時,網絡技術的先進性也在這裏展現得淋漓盡致。從龐大的中國藝術品數據中心到先進的交互式藝術體驗中心,這裏的每一本書都會附帶雲圖,甚至對展覽的記錄方式都是用的VR效果。“雅昌最先是在香港注冊的,名叫‘Artron’,現在的中文名其實是後來從英文翻譯過來的。注冊時這個名字是靈光乍現,冥冥之中就注定了雅昌的基因是藝術與科技的加成。”就在傳統出版業和媒體都把網絡衝擊視作洪水猛獸的時候,萬捷帶領著雅昌早早地就在思考如何令這頭猛獸為我所用了。“萬總一直有一個理念:藝術書籍是不能被電子版替代的。一個是因為大篇幅圖像對人的視覺衝擊,另一個是因為藝術類書籍更關注裝幀、設計,其本身就是有收藏價值的藝術品。”說起萬捷的超前眼光和堅定決心,李鳳是滿腔佩服,“印刷行業前幾年倒閉了很多大型機構,一時的領先和優越代表不了未來。所以雅昌一直在不停地跨步,每一步都跨得很大,這個過程是很痛苦的,但萬總的意誌力超強。”

同樣被這份決心感動的還有藝術中心在策劃初期請來的,曾與吳清友先生一同創立了“誠品書店”的台灣“書店女王”廖美立。“藝術中心的企圖性、深入性是怎樣的,全世界的博物館、美術館、畫廊的畫冊要不要收?”萬捷毫不猶疑的一個“要”字說服了她接這個案子。“我希望它在空間設計上有博物館的規格,藝術收藏的功能也是博物館級的。”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在參觀了深圳雅昌藝術中心後曾對廖美立說,雅昌的誕生顯示在全球藝術圖書典藏領域內,中國走得比西方還要快。而上月剛為了自己攝影集出版事宜來到這裏的安妮·萊博維茨則激情地把這裏稱為自己“理想的天堂”。而與這些外來視角不同,紮根深圳本土的建築事務所“都市實踐”設計了雅昌藝術中心的整個建築形體,“我們以一種完整和連續的姿態,讓它與大尺度的城市基礎設施對話,同時又在基地一端退讓出一塊三角形區域,使之反過來改善周邊的城市公共環境。從這個視角看,建築在每個側麵都有不同表情。”都市實踐的創建合夥人劉曉都為這座城市奉獻了太多代表性作品,但對雅昌藝術中心尤為有感,“這個項目對深圳這座城市的意義的確是非凡的。”

位於2層的咖啡廳是大家看完書之後的時髦交流地。


充滿日式風格的會員書房位於5層,是5個不同風格的會員書房之一。深圳雅昌藝術中的會員,都有權通過預約來使用這些空間,因此這裏也成為這些新貴們在城中最高雅的會客廳。


20年前,雅昌從深圳開始自己在印刷這一傳統行業裏的開疆拓土時,並未料到今天的局麵,但“用藝術抵抗遺忘”的宗旨卻一以貫通。訪問當天,5層的會員區內雅靜而人氣充足。“目前我們的會員裏有70%的客戶是70後,也有一些父母買了會籍作為禮物送給90後子女。而從身份屬性上來說,絕大部分會員是企業創始人或合夥人,特別多都是跟藝術無關但又渴望精神交流的人。”李鳳不無驕傲地介紹著,“這裏已然成為深圳的城市書房了,而且使用率真的很高。”因為雅昌藝術中心的存在,深圳公眾群體的藝術修養必然會受到長期的熏陶。而藝術中心的第一代會員裏包括了王石在內的,這個新興城市裏最有影響力的人物,通過他們的傳播、帶動和宣傳,勢必能對深圳的文化藝術起到一種由點到麵的積極影響。


深圳雅昌藝術中心

深圳市南山區深雲路19號

86-755-86083056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