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發現 AD DISCOVERY | 2017.12.18

藏在CBD裏的書法教室,大隱隱於市的桃源裏習字練琴!

各行各業的人頻登此地,練字、習畫、修古琴、喝茶...隱約可見舊日文人筆墨交際之盛。而這一切,都藏匿於北京CBA寫字樓裏的小天地。
編輯 | Muriel Xu, Patrick Zhang
造型 | Chen Jin
作者 | Muriel Xu
攝影師 | 廣鬆美佐江(銳景攝影), 小暄山提供

小暄山主理人、中國水墨畫家林曦(右)與左通右達建築工作室創始人之一王旎(左),二位親密的合作夥伴。


很難想象“小暄山”藝術空間竟坐落於北京CBD的寫字樓中。剛進門,在透明輕盈的垂簾下,一張雅致桌台開門見山,一株鬆竹在不遠處的角落裏留下被夕陽暈染的疏影,窗外卻是完全現代、樓宇櫛比的城市天際線。這種新與舊的“混淆感”似乎在這個空間裏隨處可尋——上方裸露的工業化管道,與不乏傳統印痕的家具陳設共成一體。這一切都映射出主人林曦的態度:東方與西方並非二元對立,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人,東方精神是風骨,卻不用視作包袱,享受優越技術與傳統文人所思並不矛盾。


暄桐教室可滿足60餘人使用,除了教授書法習字,也會開設與生活美學相關的各種講座與課程。


林曦從小習畫,亦長期致力於傳統文化的傳播,正是她對傳統所持的兼收並蓄、泰然處之的態度,讓小暄山呈現出一種跨越在新舊時光之間的美妙。


步入空間內部,是一方通闊、開放的展廳,裏麵陳列著“山林曦照”品牌的器物、家具與服裝;滿足60餘人使用的“暄桐教室”則向大眾開放、教授書法習字;還有文化創意團隊“小世界工作室”的辦公場所,也集合於這一空間中。空間以“小暄山”作名,源自林曦依自己愛好營建的這三個樂園的首字組合:山林曦照,暄桐教室,小世界工作室。


山林曦照亦有“暄桐文房” 專為書畫習練定製毛筆、紙鎮等文房用品類。


展廳內陳列著設計品牌“山林曦照” 的服裝、家具等器物,林曦攜內部的設計團隊從多方麵詮釋自己理解的生活。


展廳旁側的大教室便是暄桐的書法教室,設計師、教師、醫生等各行各業的人頻登此地,或筆走龍蛇,或筆翰如流。林曦會在課上播放交響樂或分享一段現代舞視頻,“書法實為一門偏抽象的藝術,需要通過抽象的語言來理解它”。會客廳、料理台兼咖啡吧設於教室後方,偶爾有嘰喳聲從角落傳來,幾隻快活的鸚鵡也是這兒的座上客,擷著這一圖景,“或許我們最關心的是,如何自在。”林曦如此點題。


暄桐教室裏,眾人正練字


暄桐教室裏,掛有一幅四年級幾位同學臨摹的顏真卿的《顏勤禮碑》合集。


林曦與左通右達建築工作室的兩位建築師也是因書法結緣的。幾年前剛回國的王旎迷上古琴,張大為則對習字躍躍欲試,最終覓至林曦的書法教室。一來二去,林曦與王旎也成為好朋友。繼早前林曦於798藝術區的工作室後,小暄山空間同樣出自這對建築師朋友之手。在設計初期,林曦幾乎未提任何要求,雙方默契十足。



“我雖學成在國外,骨子裏卻始終有著傳統情結,林曦成日浸染於中國傳統書畫,倒有套頗西方的理念和生活方式,”談及友情時,王旎如此坦言,“我們就像生長在不同土壤裏的同一顆種子!”麵對浩如煙海的傳統文化,這對“80後”的密友也持相似心性,就像林曦常以古畫中的“書童”形容自己,遊離在中心之外,對一切充滿好奇與求知欲,但不拘泥、不自縛,圖個自在。


林曦部分繪畫作品

純真爛漫的孩童形象也常出現在她的畫筆下


林曦部分書法作品


小暄山的整個空間通透,不帶有任何鮮明中式符號化的烙印,亦是這般態度的寫照。整個空間仿似一隻透明的匣匱,在修飾上不著一墨,“無”形式、“無”修辭,顯出開放與自由。以此為目的,建築師王旎與張大為也悉心選擇了適於“消隱”自身的材料、構件,減小重力及存在感,令其中的一器一物成為主體。對出生於20世紀80年代的林曦及兩位建築師而言,國際大交融作成長背景,對傳統的興趣更多是自發的,少了包袱與偏見。也是因此,他們未賦予小暄山任何“風格”。


“ 傳統不應被混淆為膚淺的外在形式,而我們所追求的現代性並非割裂傳統的新開始,應是某種斷裂的延續。”

——透過小暄山,我們亦看到了新一代中國創造者的傳統新觀。


山林曦照部分【麓 家具】作品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