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發現 AD DISCOVERY | 2017.12.4

大理的沙溪古鎮鮮為人知,竟藏著一間設計酒店

大理的沙溪古鎮,像是被時光遺忘之地,不僅留存著茶馬古道上唯一的古市集,也吸引著逍遙之士用修舊如舊的方式開創度假新風尚。
編輯 | 雯婷,凱文
造型 | 凱文
作者 | 雯婷
攝影師 | Boris Shiu

既下山的創辦人賴國平(右)與設計師蔡旭(左)。


我們沿大理的公路前行,出了高速,進入迂回山路,還未來得及細品這顛簸與新奇交替的滋味,便踏上了“古道西風瘦馬”般的沙溪。既下山的沙溪新店,就位於茶馬古道的老街之上,夯土結構的房子讓它看上去像一座凝固了時光的驛站,那一刻,恍惚悟到,不是你百轉千回找到了它,而是它一直等著你。


院子裏種了很多多肉植物,野趣十足。


然而在創辦人老賴心中,沙溪最動人之處其實是在夜晚。他回憶幾年前第一次到沙溪時的情景,“開了七八個小時的山路,終於在夜幕降臨時到達,抬頭就看見了銀河帶!”那是他此生第一次仰望星空時看到銀河帶,這個避世小鎮不僅留給他抹不去的回憶,也孕育了要在此建一間度假酒店的想法。幾年後,由他創辦的行李旅宿旗下的瓦舍、既下山等不同風格的度假酒店在大理紮根,他們也開發了一些帶著客人來沙溪逛古鎮、采鬆茸的線路;而既下山能真正走進沙溪,仍是一段機緣巧合。“這個老房子本來是別人的項目,但人家做到一半不做了,我們接過來,用了兩年的時間打磨,它才成為現在的樣子。”老賴感歎。


院子裏放置的可供客人席地而坐的木椅,是設計師蔡旭自己設計的。到了晚上,客人們還可以在這兒看露天電影。


大堂雖是新蓋的建築,卻不失傳統。


近年來,國內的高端度假酒店、精品民宿風起雲湧,仿佛處在一個不可捉摸的風口,資本蜂擁而上,而既下山卻不流俗,這與熱愛旅行、癡迷設計的老賴不無關係,他始終將酒店的空間設計融合在自然和人文特色裏。“我們不是要做那種可以睡覺、漂亮舒服的酒店,其實在整個旅行體驗上,外在的空間隻是最基本的環節。”他說自己為既下山選址就像挑選一部電影的主題,之所以選擇沙溪,因為這座古鎮本身就像一個故事,所以既下山在這裏才成立。



酒店的大堂內部設計采用了現代與傳統混搭的風格,原始的老牆體被保留下來作為書架。



不管是之前與趙揚合作的古城既下山,還是這間沙溪新店,自稱“建築控”的老賴每一次都會和建築師、設計師一起深入探討空間的規劃細節。在他看來,因地製宜、尊重當地文化,兼以環保理念,都是既下山的設計前提。他說:“沙溪的夯土老房子都保存得非常完整,這兒不適合蓋一間特立獨行的酒店。”於是,他與昆明的建築師劉宗亞探討之後,拆掉了一棟不符合沙溪麵貌的水泥房子,重新蓋起與周圍夯土結構相似的建築,也就是現在的大堂與家庭房區域。又邀請從古城既下山就開始合作的設計師蔡旭來主理室內設計。


家庭套房區域十分開闊,非封閉式的牆體結構,不但增加一個小庭院,也讓光線恰到好處投射進來。




蔡旭是設計師也是逍遙玩家,他和老賴一樣,多年前離開了喧鬧職場,在鳳凰、大理開過民宿和酒吧,有著最直觀的旅居、度假生活經驗,也將此投射在設計中。他坐在院子裏這張自己設計的可供人們席地而坐的木椅上說:“那些年我開民宿和酒吧的時候,每天都在觀察進店的客人,觀察他們喜歡什麽樣的椅子,會挑選什麽位置落座,很有趣,有時是和你的想象有出入的。時間久了,你就會發現其中藏著的生活奧秘。”用他的話來說,這些開店開出的經驗,讓他做起設計來也得心應手。他用廢棄的木料找工人製成家具,既環保又具有原創性;他還找到鶴慶的打銅師傅,為客房定製了一些銅質的茶壺、杯盤,用設計讓雲南本地的手工技藝鮮活起來。



在既下山住上一兩日,你便會領悟到這兒最好的光景是在院子裏,花、草、樹木、屋簷、遠山,帶著靈性般地構成了一幅自然山居圖。老賴告訴我,他和蔡旭為了給客人呈現一個不做作,又處處有景的院子,費了不少心思。“我們特意不讓客房的門朝著院子,而是讓窗子來取景,這樣不管是在室內休息或是在院子裏玩耍的客人,都不會被開門的聲音打擾。”他們還在院子裏種了品種繁多的多肉,野趣十足,“院子是需要養出來的,你們下次來就更精彩了。”老賴說。



沙溪既下山

雲南省大理市劍川縣

沙溪鎮寺登街115號

0872-4721568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