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17.12.14

Imperfect Beauty ‘美麗’殘骸

以“解剖一輛車”為概念的起點,藝術家施勇在近三個月的時間裏用切割、焊接、整形、表皮上色等“暴力”方式將一輛車完整拆解,剝離輕盈舒適、時髦愉悅的表象,你還會獲得哪些“規則之下”的感官體驗?
編輯 | Judy
造型 | Judy
作者 | Annie
攝影師 | Johan Sellen

在香格納畫廊上海西岸新空間的入口處,樓梯高挑、狹長,頗具儀式感。在光影綽綽中,拾階而上,卻在二層展廳入口遭遇了一個猝不及防。一整麵白壁下刻意留出1.36米的非成人高度,像是故弄玄虛,卻也是開門見山,亮出施勇最新個展“規則之下”的表達意圖。彎腰進入後,藝術家嚴謹、明快又不失幽默、挑逗的氣質一覽無遺,在白色空間內,十餘件裝置作品沿著四麵白牆在1.36米標準刻度下,間隔有序地展開。作品表麵異常挺括而平滑,俏皮甜美的馬卡龍色在極簡空間中被襯托得格外輕盈,還帶著那麽一點兒傲嬌。小心,這正是藝術家施勇為我們設置的陷阱——“漂亮的東西不會是美麗的”。我們所看到的全部作品,其實都來自一輛即將報廢的桑塔納轎車,施勇將其全部肢解、切割。所有作品的邊緣或切麵均嚴密縝實,他精心打磨、拋光、噴漆,給予這些物體一種假想的堅實質地,從而消解和遮蔽了它們隱藏的內在屬性。“所有的作品被強製安排在1.36米高的空間裏,也突出了我對於現場的強製性幹預和絕對性控製。”施勇以這種隱性的“暴力”元素、故意的細節處理、強製性的觀展“門檻”製造出無形中在“舒適”的觀展氛圍中時刻湧動著的某種不安情緒。這一切重構出一種語法:一種暗含著現實維度的權力美學形式。

規則之下-L》一整扇桑塔納的車門被漆成粉藍色。施勇刻意選擇時髦的馬卡龍色,以此作為漂亮的幌子,進而完美掩蓋住現實背景下人人都隻是一種被動存在的暴力事實。

突然,一陣機器轟鳴聲在展廳回響,彌漫著一種嘲諷又不乏善意的、令人振奮的氣氛。我們的好奇令施勇很得意:“這次展覽最大的收獲是‘缺陷’,這兩件作品《規則之下-E》、《規則之下-D》讓這個展覽變得不那麽可 靠、不那麽清晰。就像我射出去的箭飛了,我去找,卻發現了比目標更有意思的東西。原本的慣性被打破,有了一個缺口,這是令我創作過程中興奮的一點。”原來,在整輛汽車被拆解切割中,意外出現了無從下手的發動機和殘留的機油,計劃隨之發生了偏移,發動機被改造成聲音裝置,機油則被灌入透明管道中循環。無疑,這兩件意外之作帶來了破局的能量並攪動了現場,在藝術家長久堅持、不斷推進的創作脈絡中,又凸現出嶄新的線索,猶如藝術家所言:“它們是將來式的,負載著未知的能量。

這些近乎抽象的碎片式物件同樣是我們每個個體的隱喻,作品從前往後依次為《規則之下-K》《規則之下-H》。

各種汽車零部件重獲新生,它們被給予不同的序列編號,也是消解其個性的常見方式。從左往右依次為《規則之下-D》《規則之下-C》《規則之下-B》。

藝術家施勇站在自己的手稿前。施勇,1963年出生於上海,20世紀末便已開始運用裝置、行為、攝影及錄像等創作媒介,完成了係列網絡、互動及聲音作品、是中國最早一批從事裝置與影像媒介的代表藝術家之一。

談及“暴力美學”,施勇自然聊起了喜歡的《天生殺人狂》《低俗小說》《感官世界》等代表性影片。麵對電影帶給觀眾更為直接、更具感官性的衝擊,他坦承當代藝術與電影擴散維度的巨大差異。一部好電影在有限時間內足以影響一代人,而藝術家的道路是漫長的過程,可能到最後一刻才能聚集生成某種力量釋放出來。

“如果隻靠一件作品就能成功,那藝術家今天都是明星了。但我們必須有信心去麵對時間的挑戰,物理反應需要時間,然而到一個臨界點之後,隻需要一刹那,真正的化學反應便出現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